<address id="hxn5h"></address>

    <sub id="hxn5h"></sub>
        <sub id="hxn5h"></sub>
            <sub id="hxn5h"></sub>

            60周年校慶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本站首頁 >> 校史拾萃 >> 正文
            校史拾萃

            艱難的求學辦學路

            發布時間:2018年07月27日    來源:


            康昆煥(左二)參加廣東工學院運動開幕式(攝于198)

            康昆煥在給新入黨的黨員上黨課

            康昆煥

            我們關注老同志,因為我們對時間和歷史懷著深深的敬畏。

            我們尊敬老同志,因為沒有人比他們更明白堅持和認真的力量。

             

            【故事人物】

            康昆煥, 1926年出生,江西泰和人,廣東省第六屆政協委員。19493月參加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地下工作,同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75年開始擔任廣東礦冶學院辦公室主任,1983年至1991年任廣東工學院黨委副書記、紀檢委書記??道ㄓ兄己玫膰男摒B,1997年在省老科聯工作時,曾參與主編《老人指南》(16.5萬字);1999年主編的《勤政資鑒》(40萬字)由廣東省高教出版社出版。匯編《輕言細語》6集,收錄本人撰寫的詩詞對聯800余首。

             

            帽子的故事

               1926年,康昆煥出生在江西省吉安地區泰和縣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十歲才啟蒙,入讀村里設在祠堂(教禮堂)的私塾。私塾的老師裕仕先生是個秀才未及第的儒生,他國文功底深厚,而且接受了一些新知識和新思想,給了年幼的康昆煥很好的影響。從師四年,從《三字經》到四書五經,再到算數和珠算,他的知識基礎日益完善,同時,人生觀和價值觀也慢慢形成。年近90的康昆煥仍然記得某個遙遠的冬日發生的那件事情。那天,學童們在教室里玩拋帽子游戲,玩興一起,大家亂成一團,當先生回來上課時,發現有個同學的絨線帽找不到了,這頂在當時比較值錢的帽子讓教室的氣氛瞬間緊張起來,后來康昆煥建議說:“會不會丟到祠堂懸梁的牌匾后面呢?”大家找來梯子,果然找到了絨線帽。誰知,帽子的主人卻硬說是康昆煥故意丟上去好趁大家放學后能悄悄據為己有。面對這樣的污蔑,年幼的康昆煥感到自己受了莫大的屈辱,他一反平時的老實沉默,據理力爭,堅持請老師為自己澄清。經過老師的調查,拋帽子的同學承認了錯誤。事后,裕仕先生給他講了一段古文,時隔將近80年后,康昆煥還能背誦其中重要的幾句:“勿慕富與貴,勿憂賤與貧;自問道如何,貴賤安足云?聞毀無戚戚,聞譽勿欣欣;自顧行如何,毀譽安足論?”這段話,不僅一直鼓舞康昆煥克服自卑思想,還教會他正確對待貴賤與榮辱,對他此后幾十年的修身養性,處世為人,起著潛移默化的作用。對照這段話,他常常反躬自問,講的話是否有道理,做的事是否公允。在任何時候,都要求自己不爭功,不諉過,坦坦蕩蕩做人,老老實實辦事。

             

            曲折求學百煉成鋼

               1942年,由于戰亂影響,江西省政府遷往泰和縣,那段時間泰和縣集中了南昌中正大學、吉安師范、南昌二中等比較好的學校??道樌麖乃桔硬灏嗟郊矌煼陡叫?,1942年順利考取了南昌二中。初中畢業的康昆煥一門心思想繼續讀書,而貧寒的家境卻無法承擔他求學的費用。他四處爭取繼續讀書的機會,最終順利通過入學考試,入讀不需要學費和伙食費的吉安師范高師部??道▽诺湮膶W和國文寫作有著良好的基礎和濃厚的興趣,在畢業于武漢大學的國文老師王克武的悉心指點下,他的寫作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在此期間寫作了大量的文章,共有六本作文集,其中,《凄風冷雨話災民》講述了寒冬的雨天里,吉安的習溪橋上挨餓受凍的悲慘情形;《談國大選舉》記錄了當時國民黨大會選舉的情況和他對此的看法。學校離家有60里,每次往返,康昆煥都是挑著行李步行一天到達學校。學校當時分給每個學生一塊小小的實驗用地,鼓勵學生們做動植物實驗,勤快的康昆煥種上了油麥菜、空心菜等產量較高的蔬菜,收獲的時節就賣給食堂,賣菜的錢除了買書,還略有剩余,到了畢業的時候,他用積攢的這一筆錢做了一身灰色的卡其布中山裝。

               1948年,22歲的康昆煥在吉安師范畢業了,按照泰和縣教育局的安排,他被分配到泰和縣甘竹小學教授語文,同時擔任教導主任。在這期間,他遇到了對他影響深遠的一個人,此人名叫龍光,畢業于南昌中正大學,是泰和縣建設科科長,實際上也是當時中共泰和縣地下黨的負責人之一。龍光經常到甘竹小學走動,康昆煥去上課的時候,他仔細閱讀了他的六本作文集,《凄風冷雨話災民》、《談國大選舉》、《夜寒》等文章由于包含了進步思想受到了他的關注,實際上,這也是龍光對康昆煥進行的最初的考察。1949年初,正值解放前夕,臨近泰和縣的萬安縣地下黨組織由于叛徒出賣受到了嚴重的破壞,龍光交給了康昆煥一項重要任務,即掩護萬安縣地下黨負責人“張華明”(化名,真名為肖原海)??道ù藭r已經當上了甘竹小學的校長,他利用自己校長的身份,謊稱“張華明”是新來的代課老師。19496月。由龍光介紹康昆煥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7月,康昆煥帶著“張華明”回到自己的家鄉,并與他一起開展了對當地反動武裝的調研工作,為迎接全國解放做好準備工作,還發展了5名黨員。解放后,康昆煥被組織送往南昌八一大學,學習三個月后被分配到吉安地區宣傳部,在《井岡山日報》擔任編輯、記者。

            康昆煥入黨后,龍光是單線領導人,1949年7月泰和縣解放了,龍光把康昆煥介紹給了縣公安局局長趙洪波同志,趙洪波給他布置了兩項任務:一是盡快搞清縣大隊長康憬把縣里的武裝隱藏在哪里,一是做通已經投誠的康步高(國民黨某師長)工作,請他寫信給警察局長曾錚(與康步高曾經是軍校同學、好友),說服曾錚盡快投降,不要負隅頑抗??道▓A滿完成了任務。

             

            艱難的辦學之路

            1958年,康昆煥調入武漢科學院,負責籌辦湖北科技大學。1960年,在高校調整的統一背景下,中南局決定湖北科技大學遷來廣州與廣州工學院合并為中南科技學院,1962年改名為廣東工學院,1970年至1980年,學校改名為廣東礦冶學院,康昆煥擔任了礦冶學院辦公室主任,學校遷往韶關南華寺辦學。學校所在地十分偏僻,離最近的馬壩鎮都要步行十多公里,教職工們很難買到生活用品,同時,韶關離廣州300多公里,如果要查詢資料,教師們需要乘很長時間的火車回到廣州。艱難的生活條件和教學科研環境使人心浮動,教師流失的現象日益嚴重,學校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在如此困苦的條件下,學校領導并沒有放棄,而是提出了“求生存,圖發展”的治校方針,想方設法改善教學條件,豐富招生形式,終于保全了學校?;貞洰敃r的生活,康昆煥用了一個字——“難”。面對艱苦、動蕩的條件,康昆煥也動過離開的念頭,可想到學校培養了一批優秀的學生,也保留著比較好的辦學基礎,他“不忍心,也不舍得”。當時學校已經停止了計劃內的統一招生,為了“求生存”,就必須先招到學生,老師們“有課上”,學校才能運轉下去。于是,學校邁開了“圖生存”的步伐,一是與地方、部隊、工礦企業合作,培養管理、技術類人員;二是派遣老師們進駐到工廠、企業進行實際技術和管理工作的指導。這些措施,一方面使學校正常的教學科研秩序得以維持,另一方面,也為后期的遷回廣州辦學積累了一定的資金。針對生活上的困難,學校鼓勵老師們開荒種地,自力更生,同時,總務處克服困難,安排人手每周回到廣州采購一卡車臘肉、咸魚、面條等食品,以成本價格賣給教職工,并供應食堂的學生膳食?;镜慕虒W秩序穩定了,生活條件有保障了,人心才穩定下來。作為一所面向全國招生的省屬高校,偏遠的山區的交通不便和信息不靈等問題,給招生和科研工作都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困難,為了進一步“圖發展”,學校領導一次次往返于韶關和廣州,積極跟上級部門反映情況,爭取支持。1982年,廣東工學院從韶關遷回廣州市,更加順暢地開始了發展之路。

            文章出處:《廣東工業大學報》194期4

             

            關閉

            湖北快3遗漏